李健:双轨制与公益慈善人才培养协同创新
标签:
 
李健:双轨制与公益慈善人才培养协同创新
提要
88038.com“引入双轨制,我们在公益慈善领域还能做什么?两年前,我们联合了国内外的443名专家学者组建一个研究网络,这个研究网络所有学者专家不拿报酬,通过公众号的形式,我们每天发布一篇原创文章,一直坚持了两年,这是今天为止唯一致力于做原创内容的”。

李健,中央民族大学管理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中央民族大学基金会研究中心执行主任,清华大学非政府管理(NGO)研究所博士后,哈尔滨工业大学管理学博士,北京市财政支出绩效评估专家,北京市民政局民政领域专家,北京市政治学行政学会理事,民政部民间组织服务中心社会组织教育培训特聘讲师。

以下内容来自李健在“88038.com - 首页”的现场演讲。

感谢赵华老师的介绍,也非常感谢华东师范大学紫江公益慈善中心和紫江基金会的邀请,我非常荣幸能站在这里与大家交流。我是一名高校老师,但是论坛把我放在了行业板块发言,我想利用这15分钟时间,站在行业的角度与大家分享,我对公益慈善人才培养议题的思考以及我和国内其他高校一些教师在这个领域做的探索。

来到这儿之前,我稍微做了一些研究,因为上午很多老师分享的时候,都分享了大量的数据。我查了一个数据,我们国家今天政府购买服务当中有十分之一,甚至以上,是用于人员培训和组织能力建设的。当然我这只是一个很粗略的估计,实际上在很多服务类项目当中,依然包括一些能力建设的项目,如果把其他项目加在一起,最终数字要高于十分之一。我查这样一个数据的目的是什么呢?我们国家公益慈善人才培养方面一个矛盾,一个是总量的矛盾,一个是结构性的矛盾。我认为,我们当前公益慈善人才培养方面的矛盾应该属于结构性矛盾。这个结构性矛盾体现在五个方面。

在上海,实务届的朋友们有一种感觉,就是想找到NGO培训不是很难,而且往往是免费。我把公益慈善人才培育的问题建构为结构性的矛盾。在培养对象上,大量经费面向已经就业的在职人才身上,致力于提升行业人力资源的相对量。而关注潜在人才培养比较少,这是第一个结构性矛盾。华东师范大学紫江公益慈善中心的做法属于关注潜在人才的培养,提高公益慈善行业人力资源的绝对量。

第二个结构性矛盾,短期项目制培养较多,长期可持续培养比较少。第三个结构性矛盾,在培养内容上,课程培训形式较多,就是灌输比较多,课程培训形式比较多,涉及到实操及实操应用技能的指导较少。第四个结构性矛盾,在培养方式上,传统线下活动较多,利用互联网方式课程较少。我们传统线下培训比较多,不管是高校里边,大家传统课堂里面听老师讲课,或是说实务界的培训,很多采用传统线下活动方式。今天互联网方式培训比较少,在企业界各种各样的视频课程都可以买到。第五个结构性矛盾,我们大量人才培养和培训项目集中一线和二线城市比较多,三四线城市比较少,我来自于东北的一个县城,我们有很多的公益组织。但是基本上没有任何公益慈善培训,如果把这点加上,结构性的矛盾到了十分突出的阶段。

了解了问题之后,我们要明确方向在哪里,我们如何提出解决方案。第一个我们刚才说了在职培训比较多,潜在人才培养比较少。高校要担当教书育人的使命和责任,在这样一个人才培养体制里面,高校很可能缺位,我们很欣喜地看到越来越多高校开始重视公益慈善人才的培养。第二,项目培养的可持续性,相对今天很多的公益组织来说,志愿组织比较强。大家凭兴趣,激情反而更可以坚持下去。第二个问题要解决,“培养人”怎么样能够实现可持续性,比如说学费覆盖了很多成本,不用很高的教学成本,也可以形成可持续性的人才培养方式。第三个是注重实操,课堂讲了很多东西的时候,实际他是听不懂的,你认为很熟悉的例子,他都不了解。我了解到用人单位对孩子的评价,会觉得他们在技能掌握上面还是偏弱,现在高校培养人才相对实操比较弱。我们应该要照顾到学生的实操性,毕业之后尽快实现公益组织对人才的需求。

最后一个是线上协作,大家周一到周五都要工作,今天大家的时间越来越宝贵的情况下,我们每个人如何利用好碎片化的时间去学习,变得尤其重要。刚才陈瑜老师讲的几点,我非常受启发,她说了三点,第一叫“线上远程”,第二个叫做“多元”,第三叫做“体验”,我们过去一段时间都严格贯彻陈瑜老师指导的思路在做。

我今天分享的题目叫做双轨制,这个双轨制是德国首创,双轨制是什么?我在PPT中展示了,德国的职业教育是非常发达的,一周假设有五天的时间,大概有三四天时间在企业里面工作,有一两天时间在回到学校学习,毕业之后既可以获得学位,又可以获得职位。德国的模式固然很先进,但是中国有中国的特色,中国高校也会有实习,但是我们的实习不一样,如果四年的大学,我们有三年半在课堂学习,半年是实习的时间。同学拿着实习结果来盖章,企业也不一定用实习者,因为时间太短,双方都是敷衍了事。然后,学校没有专门师资来负责这个事情,还有人身安全的考虑,我们的实习和双轨制差别非常远。

引入双轨制,意味着我们在公益慈善领域能做什么?我要跟大家汇报我们现在做的一些事情,在两年前,大概是2015年6月份的时候,我们联合了国内外的443名专家学者组建了一个研究网络,这个研究网络所有的学者专家不拿报酬,这个专家网络通过公众号的形式,我们每天发布一篇原创文章,一直坚持了两年,这到今天为止我们圈内唯一一个致力于做原创内容的知识媒体平台,当然这不仅依赖于专家学者们的努力,我们背后需要大量志愿者给专家学者支撑。现在有231志愿者做专家学者的支撑,他们工作过程又是一个人才培养的绝佳方式。

我们一共有6个栏目,8个小组。第一个是“慈善学人”,主要是撰写文章,第二是“热点观察”,针对热点事件发表评论,第三是“益慈善”,把国际前沿英文的文章,或者英文新闻翻译过来,第四是“汇议”,我们每个月在线下举办沙龙,我们还会和业内一些论坛合作,我们派人去参加他们的会议,写一些报道过来。还有“案例馆”,有二十多个人,大家对哪一个公益组织有兴趣,我们会派志愿者进行采访,我们也会专门派志愿者跟实务机构互动和合作,最后一个是“翻书党”,把这些专著给到志愿者,他们来读这些书,写一些书评,大家进行看书和学习,这是我们的6个栏目,构成了我们每天运转的基本内容。  

还有两个支持小组,第一个叫做“资源扩展”,该小组负责写项目申请书及与其他机构公关合作,公益慈善机构需要各种岗位在6个栏目,8个小组得到锻炼,大家通过线上协作方式,利用自己的碎片化时间来参与协作完成。还有一个是美术编辑组,主要负责后台的美术图片加工,和海报、年报设计。

最后因为时间关系,我稍微总结一下在这个方面的思考,第一方面我们是开放学习园地,我们希望所有人通过一起合作,一起做事,每个人都可以得到学习。我们有123个志愿者,三分之一是业界,三分之一是高校老师,三分之一是NGO,有很多不了解的问题,在课上不好问老师,在这个群体可以得到充分的交流,比如NGO可以接触公益慈善的研究者,大家在里面收获很多的东西,企业这样网络给大家提供熟悉和了解认知公益的窗口,这个是开放的学习园地。

第二个是长期的能力提升,我们一直很努力做,我们的成员在开始时变动比较频繁,后续逐渐摸索合适的方式,现在成员每个人利用认领化的方式,每个人在里面自己承诺几个月之后交什么样篇章,做什么事情,通过这个方式不会给每个人带来很多的压力。

第三个是内训制度,怎么样做新闻采编,怎么写新闻稿等等,我们引入内训制度,每个小组组长都是这个领域的专家。

最后是在线协作,我们四个人核心成员每双周二晚上开一个会,每个小组每月第一个周四开一个会,我们还建立了一个大群平时经常沟通,通过这种方式,配合线上的百度网盘,经过两年的磨合,整体来讲还是比较顺利。

最后,我非常开心大家在里面汲取养分,为这个行业输出知识和力量,谢谢大家!

查看:使命与担当——88038.com - 首页

编辑:左敏敏

调查问卷 置顶